2月20日《人民日報》刊登的《“娛樂至死”的文化觀消解的是什麼》一文,引發眾多文化媒體和文化批評的關註,其重要意義在於,對當下種種文化現象、精神現象出現的“娛樂至死”的問題,提出了積極嚴肅的警示,其中,也提到了眼下我們的一些圖書尤其是暢銷書的閱讀趨勢,就是一味追求所謂的“惡搞”“解構”和“顛覆”。
  一本暢銷書中有這樣的橋段:“如果投拍一部唐朝黑幫片,男主角當選李白。人家不僅是才華過剩到疑似外星人的詩仙,還是資深酒鬼、懂法術的註冊道士、排名全國第二的劍客、熱愛打群架的古惑仔……原來,李白就是一個會寫詩的韋小寶啊。”在這本書里,墨子被演繹為科學怪人,開創了一個高科技黑幫;阮籍是京城首席神經病,寫玄學散文以至於快要羽化成仙了;辛棄疾壓根就不想混入文學圈,他的人生像一部重口味的血腥武打片……
  不難看出,圖書市場上這種就俗不就雅、“娛樂至死”的現象,實際上是這個文化消費時代一種感性文化的產物。當下,這樣的圖書出版已經走入了盲區,故意放低姿態,只看重圖書的商業屬性而放棄了其文化立場,出版圖書的直接目的是為了刺激大眾的購買欲,從而獲得更大的商業利益。這實質上是圖書出版人已經放棄了原本的思想原則、精神格調,而向只求賺錢的商人靠攏了。
  當今文化發展和精神價值選擇呈現多元、開放的情形,閱讀生活中常流行各種形式的閱讀文化主張和讀書時尚,有所謂“厚黑讀物”的閱讀,有庸俗、搞笑的“顛覆閱讀”,有解構、歪曲經典的閱讀,它使歷史名著文化氣息蕩然無存,經典的審美尊嚴掃地,僅僅充滿了荒謬的快樂。甚至一個時期以來,這些閱讀形式成了市場的“熱點”,成為一種趨勢,敗壞了閱讀的風氣和本質,使人們漸漸遠離了純凈的閱讀、美好的閱讀、神聖高貴的閱讀。
  閱讀的形式很多,有休閑閱讀,有性靈閱讀,有娛樂閱讀,有實用閱讀等。但是,我們的圖書閱讀卻是必須拒絕這種“娛樂至死”風氣的。我們應該大力倡導嚴肅閱讀,也亟須嚴肅閱讀。即便是休閑的閱讀,也會在文字之中讓人體會到積極向上的文化導向,是撕去了功利面具後的平和寧靜或是肅穆仰望,嚮往的境界不是華麗俗艷包裹下的觀賞型文化,而是悠遠文化精神的潛移默化。
  嚴肅閱讀,實際上就是一次對靈魂、對心靈的高貴教育和文化洗禮。一個人通過嚴肅的、高雅的文化閱讀,可以使自己的思想明慧、睿智起來,使自己的靈魂優雅、高貴起來。
  袁躍興 書香成都記者 塗文全 整理(圖片來自網絡)  (原標題:閱讀須拒絕“娛樂至死”風氣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設計

kf42kfob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